首頁 >

2020-07-24

| 地方政府 靠違章工廠賺錢?

 

地方政府 靠違章工廠賺錢?

 

 

     愈來愈多的違章工廠不是大家印象中的鐵皮屋,而且逐漸發展為世界冠軍、產業聚落,還與地方政府演變成一種剪不斷理還亂的共生關係,成為地方財政重要收入來源。 其實縣市政府都知道哪裡有違章工廠。

 

 

圖片來源:林有成

 

 

文-呂國禎、鄧凱元--天下雜誌611期

 

    十月二十一日,在台中神岡,就看到了違法業者先在非香蕉產區種香蕉,這就是偷蓋違章工廠的前奏。專門替工廠設計廠房的建築師游皓傑說,業者會以農地上有植栽為由,要自動澆水也要電,申請農業水電,接著蓋農舍、然後逐步擴大為鐵皮屋,最後形成了一種固定模式。

 

    在沒有事先通知的情況下,《天下》記者拜訪台中神岡一家的違章工廠。它位於尚未通過審查的新庄子產業園區,工廠已經蓋好,但地籍資料記載還是農地。

 

    直接拜訪工廠,請教負責人鋁台精機董事長湛松潤,這裡是不是違章工廠?他承認工廠尚未合法,正在走合法程序,還帶著我們走進工廠,看到媲美日本東芝的冷室壓鑄機,是一家具備國際競爭能力的大型機器設備製造商。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吳其融說,違章工廠已不是單一個案,而是整個供應鏈都可能有違章問題,必須要有關於產業鏈的產業政策。

 

 

真相:地方政府靠違章工廠賺錢

 

    愈來愈多的違章工廠不是大家印象中的鐵皮屋,而且逐漸發展為世界冠軍、產業聚落,還與地方政府演變成一種剪不斷理還亂的共生關係,成為地方財政重要收入來源。

 

    其實縣市政府都知道哪裡有違章工廠。二○一○年「未登記工廠補辦臨時工廠登記辦法」公布,菡耘管理顧問工作室負責人朱若菡說,根據這個輔導管理辦法,違章工廠想申請輔導,首先要證明自己是二○○八年以前就興建,證明文件是房屋稅單、被罰款的罰單、申請衛星或航照圖。

 

    總共有一萬多家違章工廠提出稅單等證明文件,向政府申請臨時登記證,原來違章工廠不是躲在暗處、不繳稅。這些業者其實除了用地不合法外,跟一般企業沒兩樣,長年繳營業、房屋稅、給員工勞健保費,還付所謂的「規費」。

 

    游皓傑說,他們比較困擾的是,地方縣市政府財政困難時,就發公文罰款。因為工廠沒有使用執照,每隔一段時間就繳款六到三十萬,違章工廠業者想待在農地,就是把罰款當規費,付給地方政府。

 

    這已經不是地方政府執法決心不足、怠惰問題。蕭代基說,這些違章工廠創造就業、稅收,是地方重要的財政收入。以水龍頭聚落為例,年產值高達八百億元,螺絲聚落則有七百億元。經濟部工業局長吳明機說,「這些工廠對地方經濟產生了貢獻,所以有些地方政府明知道是違章,卻拆不得。」

 

    以彰化縣為例,我們問違章業者,難道不能去工業區?璨鏞董事長王翔世說,「我們也想去工業區,但附近有空地的工業區是彰濱工業區。彰濱的缺點很難克服,海風太大、有鏽蝕問題,是五金加工業者的天敵。而其他工業區太遠,等於離開頂番婆,就會失去聚落供應鏈。」

 

    正新橡膠也在違法使用農地的名單上,旗下瑪吉斯輪胎已是全球性品牌,年營業額更突破千億元,高居全球第九,為什麼正新橡膠也會有違章工廠的問題?   

 

    將正新廠房使用的農地地號提供給正新橡膠,正新協理、發言人羅永勵向承辦人員查清後說,「這塊土地目前是農地沒有錯,就在母廠的對面,距離不到一百公尺。以前是羽田機械公司的土地,後來成為私人土地並租給我們使用,我們知道它不合法,所以才希望把它合法變更過來。」

 

彰化地檢署檢察官高如應站在被污染的荒廢農地與正常稻田之間,三年來他抓了五十多家違法偷排污水的電鍍廠,努力要讓台灣被污染的農地減少。

 

 

 

 

PAGE TOP